志天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志天网首页 EMBA 在职博士 在职研究生 MBA 考研 研究生 GCT 管理研修 MPA 北大研修 清华研修 MPAcc 留学 移民
首页在职博士招生在职博士专业大学在职博士中国在职博士在职博士论坛招生简章在线报名
在职博士专业
EMBA招生教育展 在职博士招生教育展 在职研究生招生教育展 MBA招生教育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在职博士 >> 博士后 >> 新加坡博士后

谈在新加坡做博士后的日子  

ZZB.22EDU.COM   在职博士   考博   在职博士招生   博士招生
志天网核心提示:谈在新加坡做博士后的日子: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简称“NTU”),是新加坡两所顶尖大学之一,并进入了世界大学50强。

谈在新加坡做博士后的日子: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简称“NTU”),是新加坡两所顶尖大学之一,并进入了世界大学50强。
  而我,在为人妻为人母多年之后,却出人意料地与这所名校结缘:签下了为期两年的博士后研究合约。

  博士后制度在国外与中国有些差别。国外的博士后是一个职位,而不是一种比博士更高的“学位”。在国外高校做博士后的,有很多来自中国和印度(两国均盛产相对“质优价廉”的专业人员)的学者。

  时光飞逝,在新加坡转眼已一年有余。异国他乡的日子里,值得捡拾和难以忘怀的心情和体悟,很多很多……

  带上女儿去异国

  倔强地认为,自己能轻松面对别离。朝夕相处的多年岁月,已淡化了对离愁别绪的恐惧,甚至还感觉到一丝成功出走的潇洒。机场临别时刻,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从此,只身一人,还带着年少的女儿,要在异国他乡过一种完全陌生的生活。

  飞机上,女儿可爱地说:“妈咪,我不会说英文,到了新加坡,问路的什么就全靠你了。”

  出了机场,说英文的的士司机来帮忙拎行李。他边拎边看箱子上的标签,改用中文念道: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然后高兴地对我说,你来自中国啊,我的祖籍是福建。

  早听说新加坡多华人,这位祖辈闽籍的华人后裔,不经意地送了我异国他乡的第一声问候和暖意。

  望着车窗外掠过的美丽景色,内心无限感概:终于踏上了向往中的花园岛国。

  女儿待学的日子

  新加坡已给了我女儿家属准证,女儿才小学年龄,处于义务教育阶段。原以为,女儿上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联系的第一所学校,是离NTU最近的一所小学。陪同我前往的姚老师的儿子当年就曾在此就读,成绩出众,现拿了新加坡政府奖学金就读于美国一所知名大学。

  进了小学,在听了我们的来意后,一位办公室人员说,学校学额已满,建议我们去别的学校看看。无奈之下,我只好转身往校外走去。姚老师说,你这么快就准备放弃了。我说,又有什么办法呢?正在踌躇之间,迎面走来一位教师模样的女士。姚老师迎上去向她询问http://zzb.22edu.com/。原来对方就是这所小学的副校长,新生入学事宜正好由她分管。姚老师说起自己儿子曾是这里的学生,那位副校长居然记得这位让他们学校备感骄傲的学生。副校长对我说,你去学校书店买上教课书,回去让你女儿准备两至三个星期,再来参加入学考试。姚老师说我女儿以前在中国读的小学,恐怕无法应付英文试卷。副校长表示这是学校的规定,没法改变。

  接着,再去了附近的三所小学,想试试是否有愿意让我女儿不用考试马上入学的学校。得到的回答却都是“没有学额了”,甚至连考试的机会都不给。

  第二天,与导师初次见面。他问我有何困难,我说了女儿正在待学的事。导师马上嘱咐他的一位下属替我与小学交涉。随后,我跟导师下属描述了我昨天跑小学的经历。她听后说,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让你女儿准备考试了。新加坡小学拥有独立招生的权力,别人无权干涉。

  带着满腹的委屈和痛苦,我和女儿开始了历时三个星期的备考过程。与其说是考我女儿,不如说是考我。英文、数学和自然三门课,密密麻麻的英文教材,对女儿来说简直是天书般难懂。我教得心急火燎,女儿学得一头雾水。两人好几次大吵起来,继而又抱头痛哭;然后又只好擦干眼泪,继续苦读。

  考试时间安排在周四周五上午。女儿被带进考场,只有她一个人的考场。我守候在外面,拿着导师送我的那本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我可怜的女儿,如果她连试卷上的题目都看不懂,小小心灵又如何承受这种难言的挫败滋味?

  考试结束后,有关人员对我说,下个星期成绩改出来,会电话通知我结果。

  等待的日子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新加坡的国庆节到了,别人喜乐欢笑,我却是愁云惨雾。每天手里紧握着手机,生怕那个电话来了,我却没接着。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始终没有等到电话通知。等得几乎快崩溃了。

  到了下个周一,决定不再等电话了。想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拉倒,大不了辞职和女儿一起回国。我直接跑去学校,找到那位副校长。副校长让我看女儿的成绩,除华文得了高分外,其余三门课均未过及格线。她说,可以同意我女儿入学,但鉴于她英文底子弱,必须留一级。

  有一位作家写道:女儿,因为爱你,我愿意将自己低到尘埃里。

  这里,我想说:女儿,因为爱你,我重新拿起生疏已久的书本,开始第二轮的寒窗苦修,攻读硕士、博士;女儿,因为爱你,我挥别安逸的家居生活,带你来到遥远的地方;女儿,因为爱你,我将和你一同面对风风雨雨。只是,女儿,这段异国待学日子的凄凉和无奈,有没有使你明白:这个世界,真正能帮得上你的,只有你自己。

  各人做好各自的事

  和我的博士后导师Dr.Ang合写的一篇论文,投寄给了美国AEJMC(新闻与传播教育协会)。几个月后,收到了录用通知。这意味着作为论文作者,我可以和Dr.Ang一起应邀前往美国旧金山参加这一国际新闻传播学术界的盛会。

  距离会期约一个月左右,我询问起赴美与会事宜。Dr.Ang大吃一惊,说你怎么到现在还没订好机票和房间,并说秘书早已替他订好了。他赶紧上网查询,看看会议所将举行的酒店是否已经被订满。在得知我没有信用卡无法网上预订后,他让秘书帮我订好了房间。同时,他叮嘱我马上自己去买好机票,并告诉我一家他认为较好的旅行社网址。

  看着Dr.Ang带着吃惊的神情安排这一切,我内心的惊讶程度更是无法形容。以我在中国工作的经验,前往同一目的地出差时,同事们往往会一同结伴来回,至少也会在行程安排上打个招呼。后来,同是来自浙江的许老师解释,在新加坡NTU,各订各的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老师们几乎都是各飞各的班机,各自安排自己的行程,即使是前往同一个地方参加同一个会议。这里,强调的是各人做好自己的事,绝对不要轻易去劳烦别人。

  平地起波的赴美签证

  去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签证,接待我的签证官是位女士。年约30岁左右,肤色略黑,非常漂亮。但她问话的口气不太友善,三下两下,就作出拒签决定,并递给我一张拒签单。并说下班时间到了,她要关窗了。

  从开始问话到闭上窗口,整个过程大约只持续了5分钟时间。

  细看那张拒签单,大意如此:你没有足够的社会家庭关系,证明你在美国的停留将会只是暂时的。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特此拒签。

  将此事告诉Dr.Ang,他说重新准备材料,再去签一次。并说,也许是他写的那封信太简短了(签证材料里包括一封SCI的介绍信,说明我是代表学院赴美与会,费用学院承担)。但我认为信太短之说,只是Dr.Ang的好意安慰。

 被拒签的感觉,很不是滋味。我发e-mail告知Dr.Ang,我已决定不再重新申请赴美签证,但我会准备好入选论文的讲稿和幻灯片,到时他可以替代我做presentation(宣讲)。

  Dr.Ang不同意。他说,每个人都会遇到考验和磨难,不应轻言放弃,要学会面对,Dr.Ang教我再面对签证官时,强调已经成家,丈夫在中国有份好工作,女儿在新加坡读书需要我离开美国回来照顾。

  第二次去签证相当顺利,不消3分钟就被告知同意了。签证官是位年轻男士,相较咄咄逼人的第一位签证官,他问话的语气就平和多了。一位美国朋友曾说,有时你被拒签,可能只是因为撞到一位不太好的签证官,或遇见的签证官碰巧心情不好。

  国会议员前来家访

  意外收到一封信,告知新加坡的国会议员杨康海先生,将于9月13日晚8点前来作家庭访问。信里还附有议员的照片。

  国会议员家访的告涵,让我联想起了在电视上见过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他面容清俊,据说会四种语言: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泰米尔文。新加坡国庆期间,他就在不同语种的电视频道上,分别用四种语言向不同的族群民众献词。如此苦心地学多种语言,只是为了要让不同族群的国人增加认同感。

  女儿问,要不要准备一些水果糕点,招待议员。我说,那倒不必,人家虽是议员,但毕竟也是为民做事。只是,需要清理一下客厅,因为新加坡人喜欢干净整洁。

  当晚8点左右,来了两名衣着普通的人士。我看两人都不像是照片中的议员,正欲开口问其来历时,对方递来名片,说他们是警察。并说,议员随后即到。

  果然,几分钟后,议员杨康海及几位随行人员出现了。他先递给我名片,简单地询问了我的家庭情况。然后,问我对改良环境与实施方面有何意见。我说窗户外面的大树上,挂着两件楼上住户飘下的衣服。好久了都不见被拿掉,可能是树枝太高了。

  也许有人会想,如此鸡毛蒜皮的事,也好意思拿来向议员“谏言”?只是,我这是入乡随俗,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学的。他在国庆演说中,劝说国人在食堂就餐时不可以插队,建议患高血压的“乐龄人士”(新加坡对老年人的称呼)少食肉改吃鱼,等等。看似“婆婆妈妈”的讲演风格,其实是一种对民生的实实在在的关注。

  第二天清早,约6:30左右,我起床梳洗,准备上班。不经意间抬头向窗外一望,我的天!那两件挂在树梢的衣服已经消失了;同时,临近窗户的树枝也显然被作了整修。

  向议员提意见时,我相信挂在高高树梢上的衣服,会在随后的几天里被钩走。但现在,令我吃惊的是,不是几天,而是一夜之间,事情就被处理好了。

  在新加坡,常见一种羽毛灰黑色的小鸟,当地人称之为“亚雀”。这种小鸟很不起眼,唯一的色彩是其嘴部和腿部的一段黄色,以及翅膀末梢的一缕白色。

  在NTU做博士后一年多的日子里,觉得自己就如那不起眼的小亚雀,在新加坡随处可见的草坪和树丛间,停落、觅食、嬉戏,感受生命的苦与乐,品尝生活的精彩和平凡。(来源/金华晚报,文/王国珍)。

 

来源:志天网-在职博士本页网址:http://zzb.22edu.com/boshihou/xinjiapoboshihou/98419.html
按价格查询           更多>>